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咎由自娶:鲜妻每天想退婚_ 第八百四十三章 话都吞到狗肚子里去了-

时间:2021-05-24 18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甜出银河系小说咎由自娶:鲜妻每天想退婚 第八百四十三章 话都吞到狗肚子里去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看了眼收件人,龙斯爵惊讶。



    刚刚分开,为什么这时候来电?想到刚才他撂下的狠话,龙斯爵心里有谱,开手机接通。



    不说话,专门等对方先开口。



    “龙斯爵。”



    听起来还挺平静。龙斯爵该做什么做什么,静等对方的回应。



    “恩,说。”惜字如金的原因就是懒得多说一个字。



    就是这么霸气。



    还好龙斯爵没在金凌琛的对面,这是金少爷第一个崩进脑子里的念头。他真是不想打这个电话,奈何时势比人强,前一秒刚说过的话也只能吞到狗肚子里去。



    “龙斯爵,我觉得我们应该见一下面,到时候再把之前的关系清算清楚。是非到底怎样,我不想无缘无故背上骂名。怎么样,敢不敢来?”



    龙斯爵嗤笑:“想我去就直说。这样遮遮掩掩一点不高明,抱歉,我没时间。”那边金凌琛提前有预见,赶紧制止住龙斯爵的动作。



    “别挂电话!好!我说!我刚才说的话都作废,合作我们还要继续!至于以后……以后的事以后再说!”



    龙斯爵有绝对傲然的理由。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过时不候。你不知道,有些人的好心和耐心是不能辜负的?我们公司已经给予了合作最大的诚意,不接受接二连三小儿科的变卦。就这样。”



    挂掉电话,抬眼就看到安一言闪亮的眼。他也不直说,自顾自的吃着火锅,那动作,那情绪,稳稳的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

    被人盯得不舒服了,才吝啬的给点回应。



    安一言刚耍完小脾气,这会儿正别扭着,听到他开口,也总算好意思问电话的事了。



    “是金凌琛?”



    她早就猜到了,所以用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


    龙斯爵没说,只是把安一言盘子里的好东西又堆高了一层,意思不言而喻。



    “吃你的,然后等我消息。”



    这就是答应带她一起去了。安一言在心里盘算着见面应该怎么嘲讽一下这个可恶的公子哥儿,要不要把陆锦结婚以后的甜蜜和他讲讲呢?不好不好,万一这家伙再发疯,再来一次抢人怎么办?



    安一言做事有分寸,但听到金凌琛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报仇。



    要是她有证据就好了,就能光明正大的找对方算账,一笔一笔的一定要清算清楚。想到女儿,安一言没心思吃东西了。



    龙斯爵怎么可能答应?



    “继续吃,不准任性。”



    安一言没理他,把筷子放下对龙斯爵说:“我想去看女儿,她在医院已经待了好几天了。一会儿咱们就去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龙斯爵一直说女儿情况稳定,但是长得比同龄的孩子小了点,怕她看了难受不让去。可安一言现在十分、特别的想念她。



    龙斯爵没再拒绝。



    快到医院的时候,安一言电话忽然响了。她看了眼发现是个陌生号码。

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她没多想就接通电话正常问候。对面是个不怎么好听的女声,之所以不好听是因为这个声音安一言太熟悉了。



    是刚才的女人。

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直说。”



    和龙斯爵在一起久了,安一言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像。对待不怀好意的敌人,没必要浪费时间。这个人她可以不见的,但安一言还是同意了。



    “地点我来定,就在伦巴克咖啡。我准时等你。”



    收了电话,安一言打算朝那边走。龙斯爵不放人。



    “是谁?不认识?”



    刚才安一言的表情都被他看在眼里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再说,小心我找你麻烦。”



    安一言最后整理了下袖口,眼神不善。龙斯爵被威胁的莫名其妙。可是他是谁?稍微一动脑就知道这事儿和今天碰见的人脱不了关系。现在能让安一言和自己有矛盾的,除了孩子就是女人了。



    龙斯爵微微眯眼,有趣。



    “你先去看孩子,我一会儿回来。到时候老地方见面。有什么事CALL我就行。”



    看着安一言的出租车离开,龙斯爵被拒绝接送以后并没有按照她说的做,而是跟上了出租,不远不近的到了约定的星巴克。



    高脚椅上坐着一位换了衣服的,但依然名牌的高傲女人。画着合适的妆,没有了男人可以吸引,展现给安一言看的就只是高贵奢华。



    安一言从从容容的进了星巴克,在柜台前点了单,才慢吞吞的走到女人身边坐下。



    至于妆容什么的,那东西很重要吗?无视。



    安利容不甘心的扭了扭,随时颤动的好身材适时的在安一言面前晃荡。



    安一言终于意识到了,她抬起头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长痔疮了?”



    安利容像是被人糊了一脸屎一样,羞愤交加。这女人眼瞎吗?这么明显的对比,难道没有一点无地自容?她不相信,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对方,尤其在胸那里重点停留。安一言总算有点反应了。摸着下巴认真的看了几眼,就在安利容以为她要败下阵来时,对方说出的话和她压根儿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

    “左边有点歪,你应该是买错了带钢圈的胸衣,都变形了有什么要抖的?中风吗?”



    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真诚。真的,毫不作假。安利容气的差点失态,实际上她已经站起来了。抱着自己的左胸,看流氓一样的看着安一言。

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人,怎么能说这样的话?太过分了!”



    家教良好的人说不出太露骨的恶毒话,也只能委委屈屈的控诉安一言的无耻和流氓。



    她撇撇嘴:“不就是看了眼胸?既然不想让人看那为什么要穿紧身衣?无聊,谁对你有兴趣?大胸很了不起吗?变形了也赶不上水蜜桃好看。”



    “你!”



    安利容七窍生烟,杏眼圆睁。说实在话,这女人好看是真的好看。如果再把时间提前个一段时间,安一言说不准会撮合这两个人在一起,好让自己脱身离开。可是现在嘛……她带着笑意打量了几眼对面的情敌,还真以为她眼瞎?



    智商捉急成这样,也敢到社会上抢人家的老公?确定脑壳儿没被门挤过?



    她也不说废话,更不用和对方攀交情,顾虑对方的感受,自顾自的玩着手机,一款游戏打的虎虎生风,时不时的爆粗口,焦虑的等着店员送咖啡上来。



    安利容算是看出来了,这女人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。她那点自以为是的傲娇和派头,人家不屑和她计较,或者说,脑子有包才会跟她一般见识。



    莫名有种被鄙视的感觉,怎么破?



    安利容一拳打在包着棉花的钢板上,又惊又痛,像是卯足了劲想和人掐架的母鸡,一下子发现对方站在树上,架也就打不起来了。



    高度不同,境界不同,没辙。可惜,她现在还意识不到。



    不过当服务员把两杯咖啡端上来时,安利容就又找回自信了。一杯200多的极品,一杯二十几块的垃圾货色,什么经济状况一看就知道。看来龙斯爵龙少也没多宝贝这个妻子,对她小气的很嘛!要么就是她小家子气,上不了台面,扣扣嗖嗖连最基本的社交礼仪都不懂。



    不知不觉,眼神里就带上了轻蔑。



    她连看都没看那两杯咖啡一眼,直接招手叫来服务生。



    “帅哥,给我来一杯蓝山,比她喝的那杯还要好的!”



    安一言终于舍得从游戏上抬眼,看着她的目光怎么看怎么都好笑。像是在看什么滑稽的小丑!?安利容接收到对方的恶意,怒气狂飙。可是想着待会儿就能拿钱砸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女人了,心里又舒服了,坐等对方打脸。



    没成想服务生倒是为难了。看着他吭吭哧哧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还一副见了鬼的神情,安利容的怒气开始转移。



    “傻站在那儿干什么?不知道给客人拿咖啡呀?这什么破咖啡店?也就只有不入流的人才会选这里。”



    服务员的脸更难看了,又惊又怒。干脆也不纠结了,把手里的服务单往桌子上一放,公事公办,语气生硬平稳。



    “女士,这位小姐点的咖啡是从X国空运过来的,每天只能生产不到一公斤。所以,很抱歉我们做不出第二杯。”



    安利容可算是找到发泄的地方,劈头盖脸的对着服务生就是一顿训斥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觉得我喝不起吗?我不相信有钱买不到东西!我要你们店里最贵的咖啡!都给我拿过来!喝不了我打包带回家!”



    服务生彻底淡定了,客气的冲着安一言礼貌一笑,把安利容手里的咖啡一收,立在安一言身边不走了,眼观鼻鼻关心,根本不理安利容再说什么。



    场景诡异的停滞了。



    安利容像傻X一样大眼鸡似的站着,不明所以。一股邪火儿想发泄却没办法发泄,人家不理她,就算给她再多的优越感也做不出一个人的独角戏。



    安一言一局游戏打完,伸了个懒腰。半天没说到正题,她打算打道回府了。



    拎着包,随意的斜睨着安利容:“说够了吗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