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明文魁_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又是一年县试时(一更)-

时间:2021-06-30 18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幸福来敲门小说大明文魁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又是一年县试时(一更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林诚义捏须道:“古人二十而及冠,不过眼下的读书人,多是十六岁后就行冠礼,算来,你今年有十四了吧,马上过了年就十五了,嗯,虽未到及冠之岁,但你已是生员,若是出去交游,同辈再直呼汝名,为家里长者不敬,是可以及冠了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弟子正有此意,所以来请老师。”

    林诚义脸上不自觉抹过一丝喜色,口中却淡淡地道:“你受业于贞耀兄,为何不请他来为你赐字呢?他眼下可是苏州知府啊。还有陶提学,陈府台对你也栽培之恩,请他们为你赐字,将来于你也是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不过是一介穷书生,给你冠字,实难帮到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将林诚义脸上一闪而过的喜色看在眼底,心道,这老师整天傲娇,我也真是醉了。

    林延潮当下道:“若非老师,弟子焉有今日,所以想请老师替我冠字,永不忘恩德。”

    林诚义轻轻咳了一声道:“你今日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而得来的,为师也并未帮到你什么,嗯,不过你既请为师替你冠字嘛。为师前几日却偶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腹诽,什么偶有所得,明明是早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林诚义道:“说文解字就有云,潮,乃水朝宗于海,你的表字为宗海如何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诚义顿了顿看林延潮的反应。

    林延潮沉思道:“宗海,宗海,嗯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”

    林诚义听了这句话,皱眉道:“此言出自何典?”

    林延潮讶异,这句后世耳熟能详的话,现在还没人发明?好像是林则徐写的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丝毫难不到林延潮,他道:“上句取之袁宏,他曾道形器不存,方寸海纳,李周翰注,方寸之心,如海之纳百川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句取自《尚书君陈》,尔无忿疾于顽。无求备于一夫。必有忍,其乃有济。有容,德乃大。”

    林诚义点点头道:“善,有容,德乃大,眼下天下士子只求立功,立言,却忘了立德为本。若无德,功从何来,言从何来。德若不正,立功立言,只能是遗祸万年,妖言惑众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举一反三,悟到这一点,为师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微微惭愧,他能说后面都是林诚义脑补的吗。不过‘宗海’这表字自己却很喜欢,一来别人好记,二来言简意不赅,三来自己上一世和这一世都是临海而居,算是半个海边人。

    起好表字后,再简易行了冠礼,从此林延潮就算真正及冠了。

    开春之后,大明朝迎来了万历四年,而这一年林延潮正十五岁。

    一年之计在于春,对于全国各地的举人而言,来年春天的这时候,就是春闱之时。

    但对于有志于踏上举业的读书人而言,春天意味着又是一年童试。

    二月侯官县县试的榜文已是张贴,县衙礼房的书吏去各个社学,书院知会,让有志于今年县试的读书人们,准备来考。

    元宵节之后,这日早上。

    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是提着大包小包,来到了林延潮家。

    林延潮下楼,见了两位小伙伴笑着道:“今年你们倒是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嘿嘿地笑着道:“还不是想念延潮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还叫延潮。在信里,我不是与你们说了,我已是冠字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不以为意道:“这,这都叫习惯了,改不了口了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摇了摇头道:“宗海兄,我们此来一是借住,二是想让你为给我们县试作廪保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想起去年这时候自己还在准备县试,而今年自己已是可以给考生当保人了。

    当下林延潮道:“好,没问题,对于张归贺和张嵩明呢?”

    侯忠书道:“张归贺此人小心眼,他说宁可找别人,也不找延潮你。他自己如此也就罢了,还拉着其他社学弟子,一并找了你们村社学孙塾师为廪保,哼,一个人给了一两银子作谢礼呢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不由道:“张归贺这是不想欠我人情啊,算了随他吧,对了,县试在即,你们这一次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侯忠书与张豪远都是嘿嘿一笑,一并从书袋里拿出卷子来道:“这是我们这几个月写的时文卷子,宗海,你看看这一次我们中式的机会有多大,你给我们指点指点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没好气地道:“你们看来有备而来啊,不过话说回来,下个月,我也要岁试了,也没有多少空闲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张豪远都是一并点头道:“知道,知道,宗海你只要得闲了,抽空看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笑着摇了摇头,当下拿过二人的卷子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延潮看完后,先对张豪远道:“不错啊,你文章的长进是显而易见的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听了激动地道:“宗海,真的吗?”

    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去年你就在副榜之上,离前五十名不过毫厘之差,今年县试听说扩录为一百人,那么你中式时机已是到了。不过不能大意啊,这文章还不能说是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点点头道:“知道,我这一个月一定苦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侯忠书着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延潮顿时沉默了,侯忠书又追问道:“宗海,你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林延潮双手抱胸看着卷子道:“你要听真话,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侯忠书的心顿时沉下去了,林延潮叹了口气道:“你文章也比去年有进益,但仍是不够,这几篇文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延潮看了侯忠书的神情,就立即闭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侯忠书落寂地道:“宗海,你想说什么,我都知道。有时候我也想过用功,我也想要发奋读书,但我怎么读也赶不上你们,不说比延潮你,就是很多社学的同窗,也是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我不是读书的料,但有时候,蛮羡慕你们的,为何生来就能读书。延潮去年一下子就中了秀才,而我就只希望今年县试能过,至少能离你站得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了侯忠书的话,张豪远也是默然。

    而林延潮也是想不出安慰的话,他这一刻,也终于明白,张归贺不愿来找自己作廪保的原因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