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李木子和赵西北_ 第六十七章 别耍电话流氓-

时间:2021-07-02 18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尤忆小说李木子和赵西北 第六十七章 别耍电话流氓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近几日赵西北在医院待的还算安生,护士长并没有怀疑,但是赵西北过去变现种种,还是需要小心防范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帮你把换气扇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呼吸新鲜空气。”他就是担心李木子,想回去看看,哪怕就看一眼也行。

    “赵小白,你甭蒙我,现在都十点半了,你呼吸月亮啊还是呼吸星星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没十点半吗,姐姐,求求你了,我就是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被从小看到大的帅哥这声姐姐叫的护士长很受用,极力克制着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不起你姐姐,你还是喊我阿姨吧,赵小白,从你第一次在这住院,我还是护士,现在我都是护士长了,你还好意思叫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姐姐高升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嬉皮笑脸的,我说什么意思你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赵西北拿着羽绒服笑嘻嘻地说:“姐姐,我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着你长大的,赵小白,你乖乖躺着吧,咱们的科室大门已经锁上了。”说完护士长把门带上走了。

    关心则乱说的一点也不错,他竟然忘了医院住院部是有门禁的。

    赵西北无语,只能把衣服脱下来重新放进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李木子进门后先打开了热水器,坐在赵西北的凳子上环顾整个房间,说不了是熟悉还是陌生,赵西北不在,李木子觉得屋里冷清的很。

    总共来过三次,第一次来是因为他发烧,虽然他是被赵西北强行扛了过来,但怎么说赵西北也是好心,他该感谢人家,算他欠赵西北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第二次来是因为他打架受伤,为的是赵西北的山地车,不算被收留,顶多是互帮互助。

    第三次来是因为赵西北感冒,也算是还了第一次被赵西北照顾的人情。

    这次来过来该怎么算呢?原因有点复杂,新仇旧恨的账有点糊涂了。

    人情账先不说,来这里的原因总结起来就是:生病-打架-生病-打架。

    第六次再来恐怕还是因为打架吧,就是下次来该谁生病?

    嘶~~不对啊。

    他怎么还想着再来呢!管下次来是因为什么呢?

    这里是赵西北的家,赵西北来是回家,他来就只是为了避难,纯属偶然。

    对,只为避难。

    以前去赵硕和徐宁亮家住的时候就没有算这么清楚过,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斤斤计较了?

    李木子连连啧了几声,不想了!作为回报还是赶紧把避难所打扫干净吧。

    李木子收拾干净避难所,发现赵西北的书还真不少,好多他都没看过,初三教材?高中教材都是全套的,就连大学的书也有。

    李木子收拾完实在无聊拿起手机给赵西北发短信。

    =你怎么还有全套的教材?

    赵西北躺在床上正郁闷呢,不想手机短信响了,拿起来一看是李木子,把他激动的把被子差点踢到地上了。

    赵西北赶紧把被子捞上来,用力拍了拍。

    =你要是感兴趣就看

    =我可不敢随便碰你的东西,回头你又要说:放下,别动!

    连连几条短信回了过来:

    =上次是我不对

    =我那里的书你随便翻看

    =我的就是你的

    手机嘀嘀嘀的想,一看全是赵西北发的,李木子啧了一声,浪费!看着赵西北的短信,突然觉得他自己有点小肚鸡肠,多久的事情了还记仇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了。

    李木子放下手机打算先去洗澡。

    刚洗完头发就听见手机响了,担心是李珍丽半夜有事打电话,光着身子赶紧出来接。

    抓起手机也没有看就接听了,先喊了一声“妈?”

    赵西北听了李木子这声妈笑的只想踢腿,“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李木子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,“赵西北,你没事吧,半夜不睡觉打电话干嘛呀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才接呀,不会是打扰你撸管了?”

    “滚蛋,刚才我正洗澡呢,还以为是我妈有事给我打的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洗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事没事啊?我身上还正滴水呢。”

    赵西北脑子立马就有了画面,活色生香李木子的出浴图。

    赵西北往桌子上瞅了瞅,突然觉得口渴,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怎么是温的啊,他需要冰水给自己火热的心降降温。

    李木子嘴唇上沾着水珠的样子在赵西北脑子里给了他一个特写,赵西北咕咚咕咚把水喝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电话里已经是盲音了,什么时候李木子把电话挂了?

    赵西北看着挂断的电话,心里犹豫着还是把手伸进了被子里,然后顺着裤腰滑了进去。

    哎!年轻气盛啊。

    看到吃不到,想到摸不到,独守空房什么的太不人道了。

    李木子擦着头发站在赵西北的柜子前,柜子里没挂起来的除了毛衣就是子弹壳,盒子里还有件新的,李木子拿起来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摸着布料应该挺贵的,上次赵西北买的那三盒价钱就不便宜,这个子弹壳比那天的应该更贵。

    李木子放下盒子把柜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上次的那件他还没还呢。

    “你大半夜还不睡觉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告诉你柜子里有新的亵裤你可以穿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能别这么称呼你小弟弟的罩衣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你随意取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的有?”

    “我的洗过了,这有暖气,腾一夜我的明天就可以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晚上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靠,废话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裸、睡?”

    “你没裸、睡过?”

    “裸过裸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嗯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听的很清楚。”李木子空挡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李木子枕着胳膊,“你提前看初三的书是要当市状元还是考校第一名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家里安排我上高中,我要跳级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?”是上级领导安排吧,杀手身份不都是随意安排的嘛,还需要考试?找个身份隐藏够注重细节的呀。

    “我身边还没有人跳级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……”还是自己去找找吧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……么?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我?不是吧你,什么……我靠!赵西北你他妈是不是神经病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着动静不用赵西北说,李木子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说话我听着两不耽误请继续,再说了你没有过,还是等我回去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他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,别挂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,神经病才不挂电话呢,你是变态吗?”

    “李木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时候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想着想着就打了,打着打着就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,你用石灰把理智全糊上了,还是脑子勾芡了?”李木子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说的什么呀?李木子光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“嘶~~~~~”真他妈凉!

    李木子直接把电话挂了,赵西北就是神经病加变态,外国人都这样吗?

    头回遇到人打着电话做那种事情的,靠!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谁啊?

    李木子找出了红花油。

    李木子把手搓热自己给自己疗伤,孤独英雄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挂断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靠,你个神经病。”李木子把手机按了外放,继续抹药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你……管。”虽然都是皮外伤,但是真他妈疼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。”赵西北听李木子这么说话,就想歪了,原来李木子也忍不住了,哈哈哈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这家伙就是个神经病,老子在这抹药呢,他脑子想什么呢!

    两人驴唇不对马嘴,一个抹药一个跟抹了春药一样。

    赵西北在李木子哼哼哈哈声中嗯嗯啊啊,两人跟二重唱一样。

    李木子懒得搭理赵西北,自顾自的给自己上药。

    他的问题是解决了,那头李木子还没摸完药呢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啊,比上次时间久啊。”

    -我靠,这次伤的比上次重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的着吗?你的手可以从手机里伸过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想象,你听过TELEPHONE FOR LOVE 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TELEPHONE SEX ”

    这些词分开李木子是知道的,合在一起他还真有点不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没等他弄明白这俩词该怎么翻译呢,电话那头赵西北说了一串会被电视台消音的话,这些话就是小说中“此处省略五百字”的话。

    李木子顾不得其他用脚后跟直接把电话砸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赵西北他就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那头的赵西北正说的声情并茂起劲着呢,把自己小弟弟都快说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电话怎么挂了?”

    赵西北砸吧砸吧嘴“技术活不错!”,然后放下手机很满足地去冲澡了。

    李木子摸完药去洗手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摊煎饼。

    他耳朵边都是那省略的五百字,从左耳朵到右耳朵,又从右耳朵到左耳朵。

    眼前晃动的是那天晚上互帮互助的画面,李木子捻了捻手指,总觉的滑腻,这种感觉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李木子弹起来去卫生间打开水管反复冲手。

    哗哗的水流让他很有尿感。

    他挪到马桶旁边站着。

    平心静气深呼吸,他没尿出来。

    “操蛋!”

    赵西北那个家伙耍起流氓技术水平不是一般的高,刚才那通电话这会儿弄的他心烦气躁的。

    李木子知道他不是真的想上厕所,立竿见影了都。

    他的耳朵被“省略五百字”来回过来过去地折磨,现在浑身上下尤其那里都在强烈抗议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